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你管不了我的心
“你我以为每个人都希罕你们傅家的财产吗?”傅斯寒听言,步子一顿,回过头便看见她竟然睁着一双美眸在瞪视着自己,红唇语出令人惊叹。“我才不希罕你们傅家的东西,我说你,跟你“我才不稀罕你们傅家的东西,我告诉你,跟你离婚以后,我不会拿你们傅家的任何东西,不管是东西还是钱财,我都不会要。就算你给我,我也不要。”。...

“你以为每个人都稀罕你们傅家的财产吗?”

傅斯寒听言,步子一顿,回头便看到她居然睁着一双美眸在瞪视着自己,红唇语出惊人。

“我才不稀罕你们傅家的东西,我告诉你,跟你离婚以后,我不会拿你们傅家的任何东西,不管是东西还是钱财,我都不会要。就算你给我,我也不要。”

她说得很大声。

她是真的被傅斯寒给气坏了。

拿着几张照片就来质问她,甚至就这样直接定了她勾搭男人的罪名,就算她跟他结婚的时候不是处子。

但她也不是什么水性杨花的女人!

想到这里,顾清歌便又附加了一句:“我跟秦墨没关系。”

傅斯寒像是被她的话激动,原本只是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她,听她说完以后,忽然转过身,大步地朝她走过来。

顾清歌看到他怒气冲冲地朝她走过来时,吓了一大跳,脚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去,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只是傅斯寒的动作比她更快,直接扣住了她的肩膀,顾清歌失去行动能力,刚想伸手去推开他,却被他捏住了下鄂。

“看来你很有骨气嘛。”傅斯寒冷笑了一声,眼神像十二月里的寒谭,冷到骨子里,他薄唇勾起一抹漠到极致的笑容。

顾清歌咬住自己的下唇同他对视,眼神倔强得像头牛。

“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诬蔑我!”

“诬蔑你?呵,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也有资格说这句话吗?”傅斯寒捏在她下巴的手逐渐用力。

顾清歌便觉得自己的下巴很疼,好像骨头要被他给捏断似的。

“你放开我!放开——”顾清歌意识到疼,便想推开她,奈何男女的力气相差实太过悬殊,她挣了老半天就是没有挣开来。

顾清歌气不过,直接对着他的手一口就咬了下去。

“嗯。”傅斯寒登时疼得闷哼一声,可捏在她下巴上的手却没松几分,反而加重将她推到了冰冷的墙边,声音清冽:“敢咬我?你找死吗!”

顾清歌还咬着他的手掌不放,本来以为他会松懈,然后自己可以推开她的,她的下巴实在太疼了。

“还不赶紧松开。”傅斯寒冷声斥道。

其实他完全可以把她给甩开的,可是看她就这么一丁点,如果真的甩出去了,到时候摔坏了……

该死的!

“我不……唔唔!”顾清歌继续咬着他的手,瞪着一双美眸跟他抗衡,“祁非吕心松凯我!”

因为要咬着他,所以她说话咬字不清。

傅斯寒琢磨了许久才听出来这话的原句是:除非你先松开我。

靠!

这个女人真的是……有惹人炸毛的潜质。

他松开手指,顾清歌感觉到下巴没有那么疼了,这才慢慢地松开自己的牙齿。

然而她还是小看了傅斯寒,他怎么可能是那种跟别人谈判却还让对方赢的人?

丫的只可能以退为进。

所以就在顾清歌松开牙齿,以为自己得救的时候,下巴却再一次被傅斯寒给扣紧了,这一次他的手指扣在她的双颊上。

顾清歌被他迫使抬起头来。

“啊……”她吃痛地大喊,“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同时也伸出双手,不断地对着近在咫尺的傅斯寒一阵捶打。

一边打一边骂:“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不讲信用,你不是男人!”

她其实没有多大力气。

打在傅斯寒的身上也不痛不痒,但打得久了,傅斯寒也很烦,索性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直接抓住她的双手背到了身后。

“呵,我是不是男人你那天晚上不是体验过了?还是你想借此话来勾引我?对着秦墨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做的吗?”

其实那些照片,傅斯寒看到的第一眼,便知道那是合成的。

照片被人动了手脚。

他傅斯寒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那又如何?

如果她没有跟秦墨在一起,又怎么会叫人抓住把柄?

他实在很愤怒,他傅斯寒的女人,居然跑去勾引别的男人。

这怎么可以?

“你记住,只要是我傅斯寒的女人,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不管是人或者心,都得必须是我的。”

他的声音低沉,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穿透人心,说出来的话好像是情话,但却又冷到人的心里。

顾清歌莫名觉得后背一凉,但很快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我跟你签了契约的,现在我的身份你管得住,但是我的心你总管不了吧?”

如果他连她的心也要管,那岂不是太霸道了?

不,是自私吧?无理取闹!

“只要你做了我的女人,你的心就必须是我的。”傅斯寒强硬性地答道。

“你疯了……唔。”

话一出口,傅斯寒的薄唇便强势地压了下来,像是铺天盖地的弓箭雨,让人无处可逃,无所可挡。

他一手制住她的双手,一手捏着她的脸颊,将她的五官和嘴唇都挤得变形。

并且这样的动作让他很顺利地将舌头探到她口中。

很快,他便占领了属于她的领地,然后呼风唤雨,称王称霸。

这样被迫的亲吻,疼痛性的亲吻,让顾清歌觉得自己好像一条快要溺死的鱼,难受得不能呼吸。

口中的气息都叫他给夺去,然后被他强势的气息填满。

这个……恶劣的男人。

顾清歌挣扎不得,动弹不得,气得直接对着他的舌尖直接咬了下去。

顿时,一阵血腥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中弥漫开来。

傅斯寒吃痛地闷哼一声,很快将舌头退了回去,但是很快又攻了过来,然后顾清歌正想继续咬个他死活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舌尖亦是一疼。

“唔……”

他居然当仁不让地反咬了她一口,而且比她用的力气还要大,顾清歌疼得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更大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开来。

顾清歌觉得自己想不明白。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不是厌恶自己么?

正思索着,傅斯寒退了开去,顾清歌忍不住抬眸看了他一眼。

他的唇角带着血丝,眼神虽然冷,可他唇角噙着的冷笑跟他俊美的五官搭配起来,简直就像是个妖孽。

“敢咬我?我说过,我会要你十倍一百倍地还回来。”

说完,他动作迅猛地将她扛了起来,大步流星地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首席的限时婚宠

首席的限时婚宠

作者:时妩 类别:现代修真 综合评分 100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很陌生的男人连结在一起,她的生活自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不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也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蛮横地扯住她,呵呵,这就是她的未婚夫,自己不惜违背母亲的遗愿和他私奔,结果他却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