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精神空间
人,我是谁并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的是你现在的闭上嘴巴,至于你的问题,我也可以作出解释给你。”  随着这个听出来很自傲的声音落下来,彭秋突然间就倍感眼前一亮,虽然他此刻都觉得将近身体的不存在,却却很玄奥的倍感眼前一亮,一幕仿若电影的影像会出现在的他的眼前。  豪无“哼!”伴随着冷哼声的紧接着响起来的还是那听起来生硬但是却隐隐有点熟悉的声音,“愚昧的地球人,放心好了,你的生命距离结束还早呢!”。...

  在浑浑沌沌中,彭秋感觉到只有无尽的黑暗与虚无,他一下子想起了陷入昏迷前的一切,卡车,杀手。彭秋一时间悲哀的想着,“那么,现在我是死了吗?”

  “哼!”伴随着冷哼声的紧接着响起来的还是那听起来生硬但是却隐隐有点熟悉的声音,“愚昧的地球人,放心好了,你的生命距离结束还早呢!”

  忽然响起的声音,让彭秋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他连声地问道:“你是谁?你是谁?这是哪里?为什么你要说我没死?”

  “愚昧的地球人,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闭上嘴巴,至于你的问题,我可以解释给你。”

  随着这个听起来很傲气的声音落下,彭秋忽然就感到眼前一亮,尽管他此刻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然而却很玄妙的感到眼前一亮,一幕好似电影的影像出现在他的眼前。

  毫无生气,生硬的电子合成音正在发出询问,“你最大愿望是什么?说出来吧,不论什么,都将得到实现!”

  一个全身赤裸,仿佛陷入催眠状态年轻男子,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如同梦呓一般的应道:“长生不老,我要长生不死。”

  “你是要长生不老,还是长生不死?只能满足你一个愿望,请选择!”依旧生硬地电子合成声,在全金属的小房间内回荡着。

  “长生不死,长生不老,我要长生不死,我要长生不死!”仿佛是被这种选择刺激到了似的,这么年轻男子的回答中带有了强烈的情绪反应。

  随着年轻男子声音的落下,一支机械臂悄然的出现在年轻男子身体的上方,机械手中捏着一支仿佛针筒一般的器械,向年轻男子的心脏扎了进去。

  看着影像里躺在那里接受注射的年轻男子,以及刚才那个陌生的却盛气凌人的声音说的话,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想法瞬间从他的脑海闪过,他大声问道:“你抓了我做实验是吗?”

  “愚昧的地球人,看来你还没有愚昧到将我视为神灵。”而随着这个听起来充满盛气凌人的声音再次地响了,彭秋眼前的影像也停了下来,“我是谁?我是托帕星系的下任统领继承人,雷纳。”

  彭秋经过短暂的惊慌后,开始变得镇定起来,他很快就从雷纳张口就是,愚昧的地球人中想到最大的可能,“托帕星系,你是外星人?”

  “是的,不过你倒是很让我有些惊讶,以你接受的教育却没有将我认作了神灵,反而想到这是一个实验,真的很让我感到惊讶。”

  听到雷纳已经亲口承认,彭秋已经提到了喉咙的心也稍微放下了一点,尽管看不到雷纳,也不知道这是在那里,但是彭秋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恐怕对方都看在眼里,想到这,他决定跟对方直奔主题,毕竟要跟一个外星人打交道,而且自己并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企图,况且逃跑看来也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跟对方谈一谈。

  尽管眼前只有那亮着的影像,但是彭秋还是向四处看了看,这才开始问道:“雷纳先生是吧?我叫做彭秋,你把我抓到这里来,想做什么?”

  “抓你到这里?哈哈哈!”雷纳发出了一阵轰轰地大笑,“看来我还是过于高估了你们,愚昧的地球人,你竟然说是我抓你进来的?我想起了这些天储存在我这里的一个你们地球人类的话,骑驴找驴。”

  听到雷纳嘲笑的语气,彭秋的语气里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怒意,而平时无论如何也不会从彭秋口中说出的话也响了起来,“雷纳先生,难道你们的文明一开始就很高级吗?请你懂得尊重任何一个智慧种族,不管他是低级的还是高级的,如果有一个比你们更加高级的文明,嘲笑你们是愚昧的托帕星人,你会怎么想?”

  也许是彭秋的这番话起了作用,空间内一阵的沉默,紧接着彭秋就感到眼前的影像忽然变化起来,紧跟一个浑身上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看上去很威武的貌似机器人的东西出现在彭秋眼前。

  就在彭秋心中暗自惊疑的时候,影像中的机器人忽然嘴巴动了起来,紧跟着的是雷纳声音响了起来,“不错,我想干脆彭秋你说的话,足以代表你们全体地球人类的想法,所以我收回刚才让你们感到侮辱的话。在回答你刚才问题之前,我想再问一个问题,你没有发现这样文绉绉的话竟然能够从你的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奇怪吗?”

  咦,听雷纳这么一说,彭秋也顿时感到奇怪起来,貌似这么有水平的话,自己不但张口就来而且说的还很流畅,他显得很惊异地冲雷纳反问道:“为什么?”

  “通过刚才我投射的景象,你已经看到也听到了,我们满足你的一个愿望,做为交换,你要接受我们的实验,刚才你的表现就是我们对你进行实验所造成的。”

  “不,我怎么回提出长生不死的要求,真是荒谬!”彭秋连声否定道,“世间怎么会有所谓的长生不死呢?还有你们所谓的交换,完全是在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做的,根本就是无效的交换原则。”

  彭秋的话刚一说完,他却看到影像里的雷纳对他微微一笑,诡异,看到雷纳的笑容,浮现在彭秋心头的只有这一个词,是啊,你可以想象到一个全部由金属组成的机器人露出那种笑不露齿的笑容吗?

  “彭秋,我们托帕星人从诞生起就信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公平交换,你现今的理智思维根本不是你真正的思维意识,因为从你拥有记忆开始,你所接受的教育就开始告诉你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譬如告诉你如果接触火焰会被烧伤,会很痛,然后在你的意识里就认为不能接触火焰,否决就会烫伤,会很痛。”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唤醒了我真正的主导意识,我真正主导意识追求的就是长生不死?”

  “说的对极了!”雷纳发出轻轻地笑声,“你要知道你现在所说的是你在综合了你们文明关于这方面所有知识后得出的最佳结论。”

  “难道你,”听到雷纳的话,彭秋惊恐地失声道:“你对我实施了知识灌输?”

  “既然你答对了!”影像里雷纳轻轻摇了摇头,很是幽默地说道:“那么我也应该给你点奖励,那么我告诉你现在在你的大脑里,准确的说在你的精神空间。”

  就在彭秋大吃一惊的刚要张嘴发问,忽然他就感到眼前的影像忽然泛起一阵如同水幕电影那样的涟漪,紧跟着他忽然发现他对自己身体有了感知。

  当彭秋睁开双眼看到雪白的房顶的时候,耳边立刻响起一声惊喜的呼声,“醒了,医生,他醒了!”

  随着声音的落下,王微微那张充满了喜悦的俏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彭秋的嘴唇微微蠕动着刚想要张口说话,就在这时候一道隐含着不满的责备声响了起来,“王警官,病人刚刚醒来,他需要休息,请你先出去。”

  听到韩松那毫不客气的声音,王微微并没有发作,她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后又低头看了一眼彭秋,轻声道:“你安心养伤,我每天都会来看你的。”

  说着,她站起身轻轻地伸手给彭秋压了压被角,便转过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韩松东一脸怒意地看着王微微离去的背影,早已先入为主的他几乎可以断定,自打彭秋出了手术室后,就一直没有离开彭秋病床的王微微就是负责贴身观察监视彭秋的人。

  就在彭秋扭着脖子看着王微微的身影离开了病房后,他突然发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紧跟着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他不由得惊恐地放声喊了起来,“大夫,大夫!”

  “你怎么了?”听到彭秋忽然大喊大叫,韩松顿时三两步的来到了彭秋的床前,紧张地问了起来,“感到身体那里不舒服?”

  “我,我,”彭秋说着说着原本就因为失血过多的脸色更加地苍白,豆大的汗珠更是从他的头上冒了出来,“我对身体没有一点的知觉。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全身没有知觉?”韩松连忙伸手用力摁了彭秋的右臂,一边到处按着一边问道:“这里也没感觉吗?那这里呢?”

  看着彭秋面孔绝望地不断的摇头,韩松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他松开了按在彭秋胸膛上的手,低声劝慰道:“彭先生,你刚刚做完手术,情绪不要太激动,有可能是刚刚做完手术的原因,要知道你当时不但脾脏破裂,骨盆也遭受了创伤,可能是神经遭到了损伤,不过你放心,这种程度的神经损伤一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恢复的。”

  听着韩松的详细的解释,彭秋也慢慢克制住了刚才比较激动的情绪,他看了一眼韩松胸前的挂着的胸牌,接着问道:“韩松大夫是吧,我想问的即便我的骨盆骨折了,那么骶神经的损伤只可能会让我的双腿甚至下半shen没有知觉,但是为什么我现在对身体的感觉以及控制只有仅仅的脖颈以上部分?”

  “这......,”彭秋刚才提出来的问题可以说很是很专业,让韩松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能搪塞地说道,“人的身体是非常精密的,也许你可能脊椎还受到了一点轻微的伤害,所以.....。”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名已经满头银发的老者走了进来,韩松自然认出了来的人是谁,正是在昨晚闯进了手术室的人体科学研究权威的孙立人院士。

  孙立人快步来到彭秋的病床前,对韩松看上去很关心地说道:“韩大夫,你忙了都一个晚上了,现在先去休息吧。”

  “可?”韩松才刚吐出了一个字,孙立人却拍了拍韩松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头,说道:“去吧,你都忙了一夜了。”

  彭秋疑惑地看着韩松离去,他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刚才韩松最后看向自己时的那种充满了无奈,愧疚甚至还带着些许自责的眼神,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难道自己全身瘫痪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是他们做手术时,出现了纰漏,或者失误?联想到电视里经常性出现的医疗事故的新闻,彭秋愈加地肯定了他心中的判断,一定是刚才那个叫韩松的医生,给自己做手术时候出了岔子,不然他怎么会用那种带着愧疚的眼神看自己。

  一股怒火顿时从彭秋的心头冒起,他目光冰冷地盯着上次住院时候就认识的孙立人,毫不客气地问道:“孙院长!我想问,既然我只是脾脏破裂,外加骨盆骨折,可为什么我现在是全身瘫痪,我没心情来这里听你们医生给我可能,或许地假设,更没有心情听你是正院长还是副院长,也少来给我打什么官腔!”

  彭秋越说越激动,他很想站起来给眼前这个看上去年岁已经不小的老头一拳,然而无论他如何感到愤怒,他此刻所能做的只能是动动嘴巴,骂上一顿而已,然而这种全身瘫痪的现实更让他怒火中烧,彭秋摇摆着他此刻唯一还可以活动的脖子,神情无比激动地大声呼喝道:“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看着彭秋此刻激动的模样,孙立人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白费,原本他打算将事实全部告诉彭秋,可是看眼下彭秋的模样,孙立人知道如果将事实说出来只怕彭秋会受到更大的刺激,况且他脑袋里还有一块植入物没有取出来,万一他情绪波动过大,出现了什么意外,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吧,过会儿我们再来看你!”说罢孙立人挥了挥手示意病房内的所有人跟着他一块走出了病房。

  随着孙立人从病室走了出来,早已在外面等着的王立国,王微微以及一干研究人员齐齐地将目光从单向透视玻璃幕墙上挪开投向了孙立人。

  孙立人看了众人一眼,无奈地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目标的情绪很不稳定,暂时先不要告诉他真相,先看看昨晚从他体内取出的那块金属片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老师!”一名跟着孙立人一起负责研究彭秋的工作人员,这时候忽然提出一个问题,“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刚才目标跟韩大夫的对话,根据资料他不过拥有高中肄业学历,但是他刚才的提问显得很专业。一个高中肄业的普通人怎么会知道盆骨骨折手术了解的这么详细?”

  孙立人听完自己学生的发言,转过头冲着王立国问道:“他曾做过侦察兵,会不会学过这些理论知识?”

  “不会!”王立国摇了摇头,没有丝毫迟疑否定道:“别说侦察兵,就是特种兵最多也是学习一下骨折后急救之类的知识,他刚才说的却很像一名专业医生的问题,另外他的情绪也很不对,一般人在得知自己全身瘫痪的情况下,怎么还会如此有条理的跟医生探讨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说着王立国看着孙立人欲言又止的表情当然明白孙立人要问什么,他咧嘴苦笑了一下,说道:“要是侦察兵都是他这样的心理素质,那特种兵的心理素质考试恐怕都没有几个能够及格过关的。况且他第一次在医院醒来时候的表现,大家也都亲自观看来,跟现在可以说简直是大相径庭啊!”

  “嗯!”听罢王立国的话,孙立人沉吟着道:“在经历过生死危机之后,心理情绪以及性格方面突然变化的情况虽然少见,但是还有少许同样的例子。不过,”

  他话锋一转说道:“在知识面突然暴涨,这根本就无例可查,取出了植入在他脊椎上的植入物,结果在他醒来后竟然全身瘫痪,而他在潜能突然爆发后不但没有猝死,相反还变得很冷静,理智。在知识方面更是迥然有别,那么结论只有一个,他体内的植入物在他面临危机的那一刻终于发挥了作用,脊柱部位的植入物使他爆发出来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推开了十几吨重的卡车,击飞了那名行凶的间谍。

  同样在手术时他的脑电波异常并不是在做梦,脑干下的那块植入物灌输给他了知识。也许给他灌输的知识中有我们正需要的,不过要证明这种推论,需要他主动配合,所以我觉得应该告诉他真相,他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

  孙立人说着目光望向了站在一旁的王微微,而且不单单是孙立人的目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

  “微微!”听到父亲的喊到自己的名字,王微微冲着王立国点了点头,“我明白!”

追源溯本

追源溯本

作者:四处作案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当一梦醒来,美女警官,英雄救美,遭受杀手而大难不死,恍如小说中的主角,却真相总是会毫无人性,实际上你是一只小白鼠 追源溯本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房间的每一件东西都清晰明朗地在告诉他,这里不是他租住的那阴暗,狭窄的地下室,而是一间病房,一间看上去非常高档的病房。。

第四章 见义勇为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