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不容拒绝
幽暗中,房间里极其宁静,仅有两人彼此互相交融的呼吸声。傅安歌的脸贴在慕容瑾的肩窝处,好像他身上的温度温暖的了她,傅安歌用下巴在他身上蹭了蹭,手臂也不很老实的搭在了对方的傅安歌的脸贴在慕容瑾的肩窝处,似乎他身上的温度温暖了她,傅安歌用下巴在他身上蹭了蹭,手臂也不老实的搭在了对方的心口。。...

黑暗中,房间里异常安静,只有两人彼此交融的呼吸声。

傅安歌的脸贴在慕容瑾的肩窝处,似乎他身上的温度温暖了她,傅安歌用下巴在他身上蹭了蹭,手臂也不老实的搭在了对方的心口。

真的好暖和,傅安歌贴紧了他一些,直到两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慕容瑾的呼吸比刚才重了些,他滚烫的手心落在她纤细的手臂上,试着把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但傅安歌却像是八爪鱼一样缠他缠的更紧了。

“傅安歌。”他又试着叫了一声,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暗哑:“松开。”

他去拉她的手臂,没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把那纤细的手臂拉下来。

“好吵。”傅安歌嘀咕了一声,不悦的拧起了眉头,她像是虫子一样往上拱了拱。

“傅安歌。”慕容瑾的声音已然变了腔调,那双墨黑的眸在黑暗中闪烁着隐忍的火花:“再动我把你扔下去。”

慕容瑾一向自制力极好,可也耐不住傅安歌这么磨蹭,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尤其是对她。

“闭嘴!”

傅安歌的脑袋被吵的疼极了,她拧着眉头,不高兴的抬头,再往下一压,那冰凉的唇压在了慕容瑾干裂的唇瓣上。

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听不到声音,傅安歌才满意的勾起了唇角,但是下一秒,慕容瑾的大手落在了她的脑后,用力的加深了这个吻。

傅安歌,既然是你主动的,那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开了。

慕容瑾反攻为上,他抱着傅安歌翻了个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炙热而又霸道的吻落了下来,不容拒绝,不容反抗。

东方,不知何时泛起了鱼肚白,没过多久,朝霞如火一般将整个天空都燃烧了起来。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射进屋子里,傅安歌那纤长的睫毛动了动,下了一整夜的雨,她似乎闻到了泥土和花的清香,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饭香。

傅安歌慢慢的睁开眼睛,两道秀气的眉死死的拧了起来,在眉心打了个结。

她浑身疼的厉害,就像是被什么碾压过了一般,尤其是两腿间,简直是火辣辣的疼。

傅安歌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忙起身,稍微一动,便疼的她呲牙咧嘴,即使没有经历过她现在也清楚发生了什么,她掀开被子一看,身上全是青紫的痕迹。

而白色的被单上,一片红色的痕迹在上面如同怒放的红梅般刺眼。

傅安歌倒吸了口凉气,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是和慕容瑾在一起的,她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勉勉强强双手撑床从床上坐起来下地,双脚刚落在地上,她腿软的差点一头栽下去,身上更是疼的她不停的倒吸着凉气。

昨天晚上一定是战况激烈,傅安歌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疼到发懵的脑袋,照她喝醉了酒的尿性,指不定就是她主动或者是强上的。

虽然她是二婚,好歹在这方面也是第一次,傅安歌对自己的贞操还是比较重视的,但现在这个情况……

她总不能找慕容瑾负责吧,叫慕容的人她躲都来不及,哪可能去找他负责和他纠缠来纠缠去的。

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傅安歌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她又跑去了隔壁房间,在卫生间找到了自己那酸臭的衣服,虽然有洁癖但现在也顾不上了,慌忙套上之后,她踮着脚尖下了楼。

楼下,香味更浓。

傅安歌闻到香味之后肚子本能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她蹲在楼梯口,躲在了花瓶后面,那个巨大的花瓶很高,里面又种着绿色的灌木植物,正好将她的身子完完全全的遮住。

傅安歌伸长了脖子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慕容瑾正背对着她在煮饭,柔和的晨光沐浴在他周围,仿佛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高洁圣光。

他往那里一站,就美的像是一幅唯美的画。

傅安歌一时间有些看痴了,直到慕容瑾转过身来,她才如梦初醒,忙收回了脖子屏气凝神一脸紧张的挺直了脊背。

慕容瑾千万不要发现她才好,要是撞上了实在太尴尬了。

厨房里再次响起了瓷器相撞的声音,傅安歌提在心口的一口气终于长舒了出来,她再一次偷看,发现慕容瑾依旧是背对着她,她咬了咬牙,扶着花瓶站起身,以百米穿杨的速度飞也似地跑向了门口。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身上哪里疼了,一口气冲到门口,傅安歌小心的打开房门,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惊动慕容瑾,侧身从门缝里挤出去之后,她又极微小心的合上那红色的漆木门。

即便是暖阳如春,她仍感觉到一股寒气直往身体里钻,傅安歌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瘸一拐的往自己家走去。

傅家人一向起的晚,若是傅老爹在家还好些,只要他一出去考古,其他人全都懒癌发作,不到八点是不会起床的。

现在才六点多,傅安歌从进门一直到回自己房间都没有惊动一个人,她进屋之后先去放了洗澡水,然后去找了干净的衣服拿着去了卫生间。

当她整个人泡在那温热的液体中的时候,傅安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声,身上的疼痛和疲惫也在瞬间减轻了不少。

脑子清醒了之后,傅安歌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怎么想,脑子里依旧是一片空白。

这次是失了身,下次还不知道怎么滴呢。

傅安歌发誓,以后她再也不喝酒了,要不然自己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浴缸里的水渐渐凉了,傅安歌起身之后裹着浴袍去了外间,外面是一扇落地镜子。

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她脖子里满是青紫,傅安歌在心里骂了声慕容瑾,更多的则是责怪自己昨夜喝多了。

酒后乱性,乱的还是一个自己不想纠缠的男人,傅安歌想撞南墙的心都有了。

“咚咚咚……”

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傅安歌忙扯了条毛巾搭在了自己脖子上,确定那些青紫全部覆盖住之后,她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打开房门,门口站着家里的佣人:“大小姐,楼下有一个叫慕容瑾的先生前来拜访,夫人已经去接待了。”

蜜爱宠妻太高调

蜜爱宠妻太高调

作者:奇葩果果 类别:现代修真 综合评分 100

傅安歌遇人不淑刚结婚了还没洞房就变为了二婚,甩走渣男后被某总裁纠缠不休。“慕总,我是二婚。”“我还已婚,正好最合适。”她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脸上的妆容也未来得及卸下就像是死狗一样躺下了,这个时候别说洞房花烛了,她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第3章 我们又见面了 2021-02-24